財富傳承架構的三個必選項

編輯:日期:2018-04-02

數據顯示,國內的高凈值人士目前的平均年齡在55歲左右,基于外部大環境的變化與復雜的內部家族狀況帶來的巨大壓力,已經開始希望通過法律結構來對財富進行實質性的保護、傳承及分配。睿璞家族辦公室創始人郭升璽認為,家族辦公室是對(超)高凈值家族的完整資產負債表進行全面管理和治理的機構,而高凈值人士選擇家族辦公室作為財富傳承保護架構時,在架構規劃的前、中、后三個階段,高凈值人士各要做到三個必選項,其個人和家族得到的保護才能最大化。

一切開始之前:明確問題,甄別機構 以郭升璽的經驗看來,在國內高凈值人群中普遍存在的首要問題是只知道我要傳承而不知我的問題是什么

郭升璽告訴記者,大多數對家族辦公室有興趣的客戶,都是擔心資產安全、子女接班、商業風險乃至于不足為外人道的家事問題。你必須如實說出真實情況,比如有兩次婚姻,孩子不愿意接班,婚外戀情和非婚生子女,公司都是代持,等等。通過這些實際的問題,從業人員才能提供出相對適合的解決辦法。因此郭升璽提醒,在進行所有架構之前必須做的首要一步是自我審視厘清自己的問題,找到想要控制的風險。?

家族辦公室初期與客戶接觸的第一層面就是法律問題。我們一般都會讓客戶填寫一個需求表,用文字把自己和規劃涉及人員的狀況和需求描述出來。郭升璽告訴記者,這張表完成的是一個雙向的測試,專業人士通過這張表格畫像可以給高凈值人士規劃一些清楚的方向,與此同時,客戶也可以通過這張表,了解對方從業人員能夠提出什么樣的解決方案。面對解決方案,高凈值人士要敢于挑戰,提問你擔心的狀況:如果我要更改受益人怎么處理?如果我要調整受益比例怎么處理?如果我要增加保護人怎么處理?郭升璽說。

資產安排規劃中:不買產品,找管家高凈值人士想要解決的問題往往涉及法務、稅務、金融、移民等多重組合因素,單一通過律師事務所、會計師或者移民公司都無法解決。家族辦公室會根據你的實際利益需求,尋找最適合的綜合解決方案。郭升璽舉了個例子:賈先生一家居住在中國,太太是加拿大國籍,小孩在美國出生,賈先生在中國香港某私人銀行開戶,賬戶下有存款、股票等資產,還購買了大額保單,并進行股權投資;在新加坡,他主要持有現金和股票投資,而不動產集中在中國和美國在國內擁有多套房產,在美國購買了兩套房產。這時他要制定一個財產的整體傳承規劃。比如賈先生需要設立一個離岸信托,將股票、現金及保險等資產放到離岸信托當中,受益人可以包括太太及孩子等。再比如在美國的房產,設立一個美國在岸信托,將房子放在信托中,可以節省遺產稅以及贈與稅。再比如中國的房產登記在賈先生名下,不能直接放在信托當中,需要在國內成立一個公司A,將房產放在A公司名下,然后離岸信托下成立一個SPV公司(指特殊目的的載體,也稱為特殊目的機構/公司),將A公司的股權100%轉讓給SPV公司,這樣一來,A公司就變成了外商獨資企業(WOFEWholly Owned Foreign Enterprise),國內的住宅通過這個結構成為了離岸信托中的資產。將資產放入信托當中,將來賈先生離世后,其妻子、子女或其他指定的信托受益人,仍可以持續享受信托資產帶來的收益。”?

郭升璽進一步解釋,上述案例里牽涉到的細節非常多,包括稅務、銀行監管等等。所以高凈值人士需要的家族辦公室,應該是能夠把各方面的專才結合在一起成為全面通才,為高凈值人士提供綜合解決方案。因此一個真正的家族辦公室,應該是站在你背后的管家,完全站在你的立場有效管理你的多種需求,而不是一個產品的販賣者。”?

架構完成后:正視邏輯繆誤,目的是保護而非躲藏” “架構達到的目的絕對不是這樣就不會被發現的躲藏式邏輯,而是要讓高凈值人士能清楚地了解到按照法律,為什么我受到保護,以及它的風險在哪?’”郭升璽認為投機性的躲藏邏輯是不可取的,有些財富人士等到快要東窗事發甚至意外已經發生時才向專業人士求助,幻想通過多花點錢亡羊補牢。郭升璽告訴記者,我認為特別需要提示的是,信托并非一旦設立就可以避稅避債,它存在一個追索期。在信托設立好之后,如果你的債務人知悉了這個信托,他就可以在一定時間內(追索期)追到信托的設立地,要求你把信托打開。”?

一個人的債務已經產生才去設立離岸信托,那么他設立信托的意圖就非善意。也就是說,為了躲避已經產生的債務而設立的信托,很容易受到挑戰并被法院視為惡意信托而失去效能。郭升璽指出,資產保護架構并非一設立,就可以達到債務隔離、稅務優惠、傳世萬代,這只是一個開始。

新刊推薦 更多

江西多乐彩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