描繪高凈值家族財富管理與傳承圖譜

編輯:日期:2018-05-02

早在幾年前“家族企業”這個話題還輕易沒有人愿意去探討,就如同“富二代”天然是一個“貶義詞”一樣。但是隨著各行各業全球化視野的拓展,無論是從學術研究的角度,還是媒體調研的切入,家族企業和與之相關的傳承話題不僅成為了一個熱議的話題,更成為了一個獨立的學科。

傳承,從詞義的傳導上有著傳統、悠久、厚重的意味,理應是一個緩慢而延續的過程,而中國特殊的歷史進程,卻使這一話題在短短幾年內甚至出現了“從無到有”的錯覺。為什么高等學府會開設越來越多有關“代際、家族、財富”等一系列圍繞“傳承”的課程?為什么有越來越多的“創一代”“富二代”對于這種課程抱有日益增長的熱情?而在學術角度以外,在參與輔助“傳承”重要環節的工具層面上,金融機構的專業人士如何看待“傳承”這一話題?

本期專欄我們分別對話清華大學五道口金融學院全球家族企業研究中心主任、戰略合作與發展辦公室主任高皓博士,中信保誠人壽總經理助理兼任北京分公司總經理陳忠德,從學術研究和實際客戶對接的經驗兩方面,拼湊出一幅現階段本土“高凈值家族財富管理與傳承圖譜”,共同探討—財富傳承的需求、供給、決策和趨勢。

全球范圍內(超)高凈值人群的傳承需求是什么?

高皓:哈佛商學院John Davis教授有一項研究,對《福布斯》雜志自1982年起每年評選400名上榜富豪進行研究,最終他發現持續30年來一直留在這一榜單上的財富家族只有103個,75%的家族是匆匆過客。

同時,與一般人認知有所偏差的是,與個人理財不同,對于財富家族或是說(超)高凈值人群,財富并不是簡單的增值、保值,或說這并非首位,他們更需要考慮的是如何規避財富流失的風險,如何實現財富的一代代傳承。

高凈值人群(家族)在財富傳承過程中應考慮哪些問題?

高皓:對任何一個財富家族或是(超)高凈值人群來說,如果想做到長久的財富傳承,所需考慮的就不應僅限于有形的金融資本,財富的變化也與其他和家族相關的資本之間存在著內在的聯系。這些與金融資本并列的,還包括:人力資本、社會資本、家族資本、智慧資本和產業資本。

家族傳承既需要有治理結構和流程規則,也需要有軟性的價值觀和文化理念。家族應當主動管理,有所作為。我們總結了家族傳承的“鐵三角”架構:第一是硬件,例如股權設計、家族憲法、家族信托、家族辦公室、金融工具的運用等等。第二是軟件,因為家族系統在運作過程中,存在大量硬性架構和流程無法覆蓋之處,需要家族的價值觀、理念、文化來支撐,入心、入腦,才能讓家族傳承久遠。第三是人,即使有再好的硬件和軟件,如果家族下一代的能力和素質不行,最終也會失敗。鐵三角缺一不可,對于想要成功傳承百年的家族,這種系統的觀念是非常重要的。

中國(超)高凈值人群傳承需求因何迫切爆發?

高皓:中國現在進入全面傳承階段。我們研究從2010年到2012年A股上市公司中家族企業親屬關系的構成可以發現,第一大親屬關系是一代夫妻共同創業,第二大親屬關系是兄弟姐妹共同創業,第三大親屬關系是兩代人創業。但是從2013年開始,兩代人創業首次超過兄弟姐妹的比例,這就意味著中國家族企業開始第一次大規模地交班換代。這在中國經濟發展史上前所未見,我們沒有成功的經驗,也沒有失敗的教訓,所以對于傳承討論的迫切性增加。

根據我們的觀察和判斷,在未來的10年~20年里,50%以上的家族最終都會選擇把自己所創辦企業的控股股權賣掉,這種情況也多源自越來越多的家族二代不愿繼承實業,更希望進入金融投資。但是,在金融市場上通過投資持續地保有既有財富并創造新的財富,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因為金融市場的競爭非常激烈,金融創新的速度越來越快,家族是否能夠持續培養出駕馭復雜金融投資的后代?這是一個家族和考慮財富傳承的高凈值人士不得不考慮的制約因素。

那么當原來的不動產變成了財富,而家族又沒有合適的金融投資“接班人”,該怎么做資產配置和財富管理?

高皓:中國高凈值人群所面臨的挑戰可能較之西方家族更大,首先家族規模比歐美更小,獨生子女政策使得中國家族企業對接班人的選擇格外艱難。過去30年,我們中國家族企業創造了一個又一個商業奇跡,見證了無數財富創造的神話;但在未來的30年,絕大多數民營企業將可能不得不面對一次非常慘烈的財富流失。

這也就使得財富家族和高凈值人群,在財富傳承和持續性的財富管理中需要對接更多的財富工具,包括家族信托、遺囑、保險和與之對應的信托服務,去把控家族財富的走向,避免不必要的財富流失。

現階段本土財富管理、傳承市場的現狀是何種表現?

高皓:對于家族或高凈值人群的財富管理和傳承服務從不是一個新興的行業,在歐洲具有上千年的歷史,在美國也存在了至少一百年,大部分金融機構目前服務的家族至少是三代以上,甚至一部分家族已傳承超過五代。其財富管理的頂層結構、規則方向,家族傳承的內部機制都已經經受了時間的考驗。

而有別于西方高凈值人群對于金融工具、金融機構在財富管理和傳承過程中的認識,中國財富管理行業雖然在近10年來取得了飛速的增長,信托行業、保險行業、公募基金、私募基金都取得了數倍甚至十幾倍的增長,私人銀行更是從無到有,但對于財富管理工具層面的認識,中國高凈值人群仍處于初級階段,需求日益迫切,行業增長空間充分。

現階段中國財富人群在傳承和管理財富的過程中,有哪些實際需求?

陳忠德:在中國家族(或個人)財富傳承的過程中,高凈值人群對于財富本身的看待已經越來越向世界范圍內的普遍規律靠攏。據貝恩公司調研數據顯示,2011年到2015年高凈值人群的財富目標居首位的是財富保障,第二位即為財富傳承,遠高于品質生活、個人事業發展和創造更多財富。同時,數據顯示若將人群限定至超高凈值人群,則財富傳承的需求高居首位,且明顯比高凈值人群來得更為迫切。

在財富傳承過程中有哪些工具是可以選擇的?

陳忠德:需求端(財富傳承趨勢)的全球一體化,促成了供給端即家族財富管理(傳承)工具的廣泛認知和大范圍運用。這些工具明顯具備突出的業務性特點,如何選擇,更多的要考慮財富人群所面臨的實際情況和所處地區的相關法律法規支持。

比如遺囑,作為最傳統的一種傳承工具,顯然具備最廣泛的運用空間,并且長時間內將會維系這一地位,但不可否認的,遺囑在眾多工具中也相對不夠穩定,從效力上有部分問題容易受到法律的挑戰。保險在高杠桿作用下往往能夠產生更多的財富收益,在眾多財富傳承工具中屬于平穩增長的一類,這也與全球范圍內的數據相吻合。信托對于中國來說尚屬于新生事物,近年來增長較為迅猛,但面臨的問題是所涵蓋受托財富類別的限制。

根據現階段本土化特色,你對財富傳承的工具選擇有哪些建議?

陳忠德:中國現階段高凈值人群的財富傳承觀念尚在塑造階段,同時在一系列法律法規的影響下,所需管理和傳承的財富仍以現金為主體,并且仍舊對財富保障和增值效益存在極大的需求,這無疑對現有財富工具提出了更多的要求。保險金信托在這方面更滿足當下本土化的財富管理和傳承需求,即通過保險的杠桿使財富有保障地獲取增值利益,同時依靠后期額外的信托服務,對保險所產生的巨額保險金進一步作合理的傳承安排和風險把控。

新刊推薦 更多

江西多乐彩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