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惑中國式家族傳承

編輯:日期:2018-06-04


自從孟子在《離婁章句下》中留下了:“君子之澤,五世而斬”,與之相近的文意不斷在中國傳統文化、思想學說的承繼中蔓延,直至吸收西方思想影響和更多歷史實例佐證,衍生出朗朗上口的“富不過三代”。簡簡單單五個字,從評述者的角度,折射出創造、享有“富”與“澤”的那輩人身后的深深無奈。

家族傳承從不僅僅是血脈延續這樣單純,財富、使命、愿景、責任、風骨……如何讓后輩傳人能持續保有這些得來不易的“碩果”,是全球范圍內普遍存在的一個難題。不同的國家、不同的文化、不同的歷史底蘊和社會結構,打開了看似迥然不同的局面,卻又得出了趨近于“無解”的答案。

改革開放40年,中國再次站在了新一輪財富家族交接班的浪潮之巔,反觀相近的本土歷史,無可借鑒的前路,如何破局傳承痛點、難點?找到獨具中國家族特色的新立足點,是現階段財富家族遠超過財富創造的迫切需求。

 代際傳承中的雙軌并行 

孟子所說的“君子之澤”,澤所指的范圍很廣泛,不僅包含恩惠福祿,也包括了品行和家風。得益于近年來研究學者、專業媒體和相關行業從業者的不斷轉述,財富人群逐漸明析了家族傳承應是多維度的延續,或者說從基礎上來講,財富傳承,應分為精神財富和物質財富,在代際交接中并進而行。

精神財富的傳承,被看做可以從根本上解決“富不過三代”的一劑良藥。“授之以魚,不如授之以漁”,培養下一代創富能力和獨立人格、有效的傳承家風、家訓,希冀后輩延續其創富過程中的理念和精神,這是作為家族“交棒者”對于精神傳承的認識和期望。但不可忽視的是,物質財富的傳承,也并非停滯在為后輩創造優越的物質生活基礎這一刻而結束,當物質財富需要全部交到下一代手中時,何時交接、怎樣交接,以何種形式交給下一代都是需要考慮的問題。

同時,可能影響財富變化的問題,并非都是“精神傳承”所能解決,比如市場的變化、行業的變化、創新迭代的快速變革,財富接班人所要面對的未知還有很多。因此保障財富傳承的順暢性、穩定性和持續性,更多的需要對下一代人能力的培養和適應性的選擇,同時,更多的需要輔助專業的人才和相應的財富工具。

 中國式家族傳承特質 

鑒于中國在傳統文化影響下對于家庭觀念的注重,如贍養父母、關心親屬,和為兒女規劃人生等等與西方社會有所差別的特質,造成了中國家族物質財富傳承復雜性中出現了更多的變數,對于定制化和綜合化解決方案的需求更加強烈。興業銀行與波士頓咨詢公司2017年《中國財富傳承市場發展報告》中,將現階段中國財富家庭的傳承需求總結為以下幾點:

【風險隔離】  核心是需要確保傳承資產的合法性和獨立性。

【基業永續】 核心是通過企業所有權、經營權、受益權的合理安排最大程度實現企業平穩過渡和家族持續受益。

【家財穩固】 核心是已積累財富的長期穩定增值。

【個性化傳承】 核心是滿足高凈值客戶個性化的財富傳承意愿。

為了平衡中國式家族傳承所具備的諸多特質,需要提供財富傳承工具的機構在最優狀態下提供的并不是單一的產品、輔助性的工具或是服務,而是需要一個系統化可執行的解決方案,從根本策略到產品(服務)提供,再到后期執行有一個具體規劃。

·案 例·

2015年的一天,東北某城市一位企業家孔總在外出參會時不幸發生車禍,緊急搶救后意識清醒,但身體仍處于緩慢恢復狀態。孔總名下有一剛剛在新三板掛牌上市的公司,公司股權大部分集中在他一人手中,公司業務發展也與該企業家自身的人際關系息息相關,很多合同的簽訂都是因為對方認可孔總的能力和人格魅力最終敲定。

車禍后,眾多以前的合作伙伴在表示慰問和同情之時,也都對公司未來的發展表現出隱憂,一些合同的推進紛紛出現困難,一些以往的供貨商還出現了催債現象,企業發展立即陷入困境。孔總這才意識到,萬一自己這次真的不在了,尚未完全接班的獨生女兒該面臨如何的境地。他在積極解決企業困境的同時,也找到了之前和他談及傳承的律師、稅務師以及中信保誠的業務總監,共同探討企業如何才能平穩過渡、資金如何安排才能照顧家人、女兒接班后可能面臨哪些風險、將來女兒面臨困境時該如何獲得支持等一系列問題。

在為高凈值人群出具“定制化”解決方案之前,先要分析不同人所面臨的切實問題,然后再根據實際需求制定相應的財富規劃。在以上案例中,孔總作為家族企業的創始人,在家、企兩方面都有不同的需求:在 “家”的方面,首先孔總要保障夫人和女兒的基本生活,其次要達到給女兒的資產專屬于女兒,不受其婚姻狀況影響;在“企”的層面,孔總希望在女兒接手企業后,當企業發展遇到困境時能夠有后備支持,當企業發展好時女兒也可獲得相應的個人獎勵。

 財富傳承當沉謀研慮 

與一般的財富管理相比,物質財富的傳承是一個復雜的系統工程,不僅涉及到復雜的法律、稅務和家庭關系安排,同時還需要一系列極細致和周密的構架、評估和執行等持續過程。

陳忠德:在綜合考慮了各種情況后,孔總選擇了中信保誠高凈值人士專屬的『傳家』相關產品及服務。在為孔總提供的解決方案中,包含了能夠滿足其“家、企,分而治之”的需求—孔總選擇投保中信保誠『傳家·致誠』的終身壽險,自己作為投保人及被保險人,在受益人選擇上,經律師和專業人士的建議,孔總最終沒有選擇夫人或是女兒,而是將對保險金再分配的信托公司作為受益人,使整體傳承構架更加縝密。這樣的方案設計體現了孔總作為丈夫和父親的責任和擔當,萬一自己離開,保障太太和女兒過上富足、殷實的生活,并且考慮到了女兒婚姻、家庭、事業發展中可能遇到的風險,對之提前做好了安排。

在現有的金融工具中,注重保障功能的保險產品是搭建財富“避震所”的最佳部件。盡管保險產品未必能夠覆蓋人生中的所有風險,但是當風險來臨時,保險理賠金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彌補不確定性的損失,在物質和精神上給予我們幫助。與此同時,大額壽險保單的高杠桿特性,不影響企業主的現金流。合理利用『傳家』產品和服務,將其置入整體傳承構架當中,可以在企業家有限的生命與無盡時間之間的對話中,熨帖地找到繼承者的培養、樹立之道,解決財富的傳承與消亡沖突。


新刊推薦 更多

江西多乐彩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