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式家族辦公室

編輯:日期:2018-10-10

層出不窮的各色國產富豪在經歷了中國幾十年高速造富之后,開始設想如何讓手中的“New Money”在自己的血脈中綿延傳遞,一個叫“家族辦公室”的舶來品悄然而至。筆者自2013年開始研究家族辦公室,2016年在中歐國際工商學院參與設計和運營家族辦公室首席架構師課程至今,已順利完成第三期的招生。然而當我接到關于家族辦公室的約稿,內心仍充滿忐忑,對“家族辦公室”這個詞始終心存敬畏。目前的市場現狀讓我更深切地感覺家族辦公室在中國的發展依然任重道遠。


家族辦公室中國現象

西方意義上的家族辦公室起源應該是從中世紀十字軍東征時的財富托管開始,而世界上第一家以“家族辦公室”命名的家族智囊團是由美國石油巨頭洛克菲勒家族在1882年創建的,延綿至今已是第六代。這也不奇怪,同是新大陸第一批先富起來的人嘛,總希望賺來的New Money能維持自己的家族小王國至千秋萬代(Hauser 2001)。時下中國內地現在也充斥著New Money,從2013年開始逐漸有人提起家族辦公室的概念,還有人把2014年稱為中國家族辦公室元年,時至今日家族辦公室已有數百家之多,用業界的玩笑話形容,感覺“家族辦公室比家族還多”。這種如雨后春筍般的醉人景象在內地任何有利可圖的行業幾乎都會看到。

這些家族辦公室多數注冊為咨詢公司或財富管理公司,或者以資管公司、機構的一個部門的形式存在,主要目標是為頂層客戶提供更完善的定制和延伸服務。在絕大多數地區以“家族辦公室”為名稱注冊仍然存在困難,對于這樣一種新生事物,政府主管部門甚至還沒有相應的定義。 2013年美國福布斯400強富豪總資產2.3萬億美元, 至2014年, 美國有超過3000家家族辦公室;而在中國,招商銀行和貝恩咨詢聯合發布的資料顯示2014年中國超高凈值人群約1.7萬人,總資產規模約31萬億人民幣,平均資產規模18.2億人民幣。到2018年,BCG預計中國私人財富總數將達到40萬億美元,在全球排第二位。老實說服務40萬億美元私人財富市場有幾千家家族辦公室都是合理的,然而我們不得不承認,目前中國市場接近真正意義上的家族辦公室實在寥寥無幾。

家族辦公室是什么?

教科書上的家族辦公室是家族傳承中非常系統和重要的工具,以個性化定制的服務滿足家族長盛不衰的訴求。因此,家族辦公室是致力于治理、投資、法務、稅務、教育、公益、風控、行政等系統的傳承機制的設計和建設。經常有人把家族辦公室形容成“私房菜”,我認為這是對家族辦公室的曲解,私房菜是仰賴自己的手藝和口味潛心調制的菜式讓客人品嘗,事實上市場上大量存在的家族辦公室的確都是賣“私房菜”的居多。而真正的家族辦公室必須是屬于“高端量體裁衣”。家族辦公室需要完全深入了解一個家族,度量高矮胖瘦、長短比例,甚至需要了解步態身姿、起坐習性,裁剪選料才會相得益彰,映襯得體。

沒有兩個家族是完全一樣的,一道自己擅長的私房菜如何可以滿足不同的口味?而運營家族辦公室更應該是低調內斂的,中國逐漸出現的一些真正的單一家族辦公室通常都是諱莫如深,并不會招搖過市,四處宣傳。


家族辦公室的產生邏輯

老洛克菲勒當年設立家族辦公室顯然首先是因為自己擁有了太多財富,信仰新教的洛老是出了名的節儉,認為榮耀財富屬于上帝,于是賺了許多錢舍不得花,因此就必須找人來好好管理,單單服務自家雜七雜八的事和榮耀上帝的理想就要有個“洛辦”才行。單一家族辦公室必然有邏輯正確的家族辦公室建立路徑。首先是因為自己有需求,才去研究怎樣打造一個專業的團隊為自己的家族需求定制服務。因此家族辦公室是服務于擁有巨額財富的家族,服務的對象是家族,而不是財富,真正的家族辦公室必須以人為本。

然而,人是復雜的,因此家族辦公室要了解人的不確定性,通過運用各種可行工具把一切基于人、市場和社會的風險所引發家族消亡的可能性降到最低。我們知道很多一直存在的單一家族辦公室如戴爾家族辦公室就是執行著這樣的使命。而當把自己家族的事兒安頓好之后,自己的財富管理架構漸漸成熟,有些相熟而大小不一的家族出于信任或者自己不愿單獨支付高額的專業運營費用,便將自己的家族事務托付給相對運行成熟的家族辦公室,比如PPG家族辦公室。

還有一個家族辦公室產生的路徑就是從財富管理機構如私人銀行或信托機構衍生出的多家族辦公室(Hamilton 2002),比如UBS的多家族辦公室和匯豐銀行的多家族辦公室。這不難理解,替這么多家族管錢順帶提供一些其他服務來更好地滿足客戶的需求,從而讓客戶關系更加穩固。但是機構和家族必然會存在利益沖突,機構類型的家族辦公室和家族主導的家族辦公室職能和側重點是不同的,講直白一點,一邊更在乎錢,一邊更在乎人。同時,審慎的家族通常也不會將財富集中在一家機構,這就使機構型的家族辦公室無從得見財富家族的資本全貌,全面管理家族事務更是無從談起。中國內地的數百家族辦公室來路各有不同,多數是財富管理機構延伸出來的服務型家族辦公室,也有類似于專業咨詢公司的家族辦公室(比如法律、稅務、移民等),有經紀類的家族辦公室(代理保險、理財產品、分拆出售的基金認購額度等),當然也有從管理自己家族開始的單一和多家族辦公室。


財富家族的第二代應該成為家族辦公室的建設者和管理者

家族辦公室的產生通常和第二代繼承者密不可分。古今中外,不管是皇親國戚還是名門望族并無例外,都會有這樣一個機構,像個超級智囊團一樣打理龐大家族的大小內外事務,只是形式、名稱略有不同而已,本質上就是執行家族辦公室的職責。通常一代完成了創富的使命,有了二代之后才會著手傳承這件事。拋卻了生計的重壓,家族二代奮斗的動力恰恰來自對家族甚至社會的責任感和使命感 (Gray 2005)。

眾所周知,財富可以成功傳到第三代本來就是小概率事件,如果一代完成了創富的使命,而二代卻未能承擔起家族傳承的使命,那么到第三代家族沒落就難以避免。家族后人的成長過程需要使命感,更需要導師,家族辦公室同樣肩負著教育培養一代代繼承者的職責,賦予繼承者家族的使命和文化,使其具備學習和變革的能力,以及尋找合作者和建立團隊的能力,從而使家族的財富和榮耀代代相傳(Lansberg 1999)。


有成功的家族辦公室案例,沒有家族辦公室的標準模板

市面上能看到的基本只有海外家族辦公室的案例,因為國內家族辦公室的運營年限太短,成果尚難評判。海內外環境殊不相同,撇開國情之間的巨大差異,西方家族辦公室用了幾十年、上百年、經歷了幾代人的光景才形成今天的成熟家族辦公室體系,而很多中國內地財富家族到第二代還只有一個孩子,建立家族辦公室的緊迫性似乎并不很突出。因此家族辦公室在中國落地需要關注中國的國情,循序漸進。比如家族憲法這樣宏大的規劃需要家族首腦的大智慧、家族成員的共識,審時度勢并結合家族的實際情況不斷地研討修訂。

不管從管錢開始,還是從管人開始,家族辦公室對用人要求都是極高的,不僅需要與家族辦公室職能匹配的能力和知識結構,更需要經得起時間檢驗的人品和誠信。代理人的風險始終是在中國建立家族辦公室面對的最大挑戰。這也是我們從一開始便主張家族辦公室的創立者和運營人應該從家族中來的原因。財富家族通常會更關注家族的無形資本,比如財富是否可以給家人帶來幸福和健康,家族關系是否和諧,家族是否受到社會的尊重等。而代理人則可能更關注家族的有形資本,比如財富管理的短期業績和信托、保險的設立等。立場的不同必然會導致關注點和決策的差異。

家族辦公室只有一個存在的意義


就是基于家族全面風險控制的傳承規劃

理解關于人、市場和社會中一切不確定因素是家族辦公室最核心的工作。了解人在社會中可能存在的風險是家族辦公室的必修課,家族辦公室的價值就是研究風險并進行風險控制,無論是針對人、關系,還是財富。只有對于人性的認知、文化的認知、商業和社會變遷的認知都到位了,才能選擇好合適的保護和傳承的工具,相對于管人,管錢要容易得多,而承載著家族血脈和文化基因的人才是一個家族最重要的財富。

在中歐家族辦公室首席架構師每年的開學典禮上,我總是會說,家族辦公室只有起點,沒有終點。而我理解的家族辦公室的起點應該是愛,發自于對家人的愛、對事業的愛、對社會的愛才讓建立家族辦公室有了意義。如果把家族辦公室比作一部車,愛就是發動機,錢財是油,家族的社會資本、人力資本、文化資本、智慧資本就是車輪,承載著家族沿著正確的方向穩步行進。

新刊推薦 更多

江西多乐彩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