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佑慈善基金會:公益生態創新者

編輯:日期:2018-09-09

提到愛佑,很多人都會把它與兒童救助聯系在一起,的確,愛佑慈善基金會在兒童醫療、兒童福利等公益事業上做出了卓著的成績。截至2017年底,愛佑累計救助、服務覆蓋兒童超10萬人,支持的臨床科研十余項,發起并建立的中國首個先天性心臟病外科手術數據庫已經錄入超25,000例數據。另外,愛佑已經累計資助118家公益機構,2017年資助期內機構收入平均增長率為33.7%,收入總和達3.6億元。愛佑慈善基金會理事長王兵說:“這些數字背后,是愛佑人共同的創新和堅持。”

經過多年創新發展,愛佑實現了從單點突破到公益慈善行業的全面布局,形成了特有的“愛佑模式”。愛佑充分利用互聯網思維,實現資源的高效整合,構建新的公益生態。慈善管家是愛佑推出的公益創新模式,以捐贈人的核心需求為導向,制定出以國際化思維標準的運作模式和本土團隊的整合方案,將選用“公益+金融”的創新模式作為落地工具。

借助商業創新成果推動社會創新

“社會創新(Social Innovation)”的概念最早源自20世紀60年代現代管理學之父彼得·德魯克(Peter F. Drucker)和英國社會學家邁克·楊(Michael Young) 等人在其著作中的討論,半個多世紀來仍熱議不斷,歷久彌新。伴隨這一概念進入中國,關注中國社會發展的組織和個人紛紛投入到社會創新相關活動中來,通過實踐逐步推進著社會創新的本地化,豐富著社會創新的含義。愛佑慈善基金會就是其中一家。

與國外相比,中國的社會創新主要體現在起步時間較晚。美國現代公益慈善起步領先了中國100年左右,不僅社會創新的起步比中國更早,而且在政策、制度環境、理念都非常完善。要縮小差距實現超越,則需要在技術創新的應用和思維模式的轉變方面做出更多努力。

其中,借助商業創新的成果來推動社會創新就是愛佑踐行的一個非常重要的方式。雖然國內的公益慈善比國外落后很多年,但互聯網科技給了我們彎道超車的契機和可能。互聯網的信息交互,可以讓優秀的公益內容、活動、項目迅速發酵、傳播,形成爆款,引發高度關注,互聯網時代每個人都是參與者,這可以在兒童權益保護、環保救災等領域讓更多公眾成為一分子,而移動支付的高度便捷也在突發災難籌款和其它線上線下聯動的公益項目籌款中扮演了必不可少的角色。

公益創投是愛佑在兒童醫療、兒童福利之外的第三大業務板塊,其公益創投項目的伙伴也有很多基于數據的業務創新。以IPE為例,它用數據鏈接公眾、數據定位污染,截至3月份,企業環境監管信息突破30萬條,覆蓋386個城市2402個空氣監測站點和13007家污染源企業,它的APP下載量突破500萬。隨著互聯網發展和科技的不斷進步,越來越多的工具被應用到公益領域,科技打開了公益的多樣性大門,新的公益方式應運而生。

顯然,社會創新是整個社會的趨勢,對于愛佑或者公益行業來說,除了戰略創新、組織創新等等,社會創新的核心和關鍵到底是什么呢?

愛佑認為最核心的創新是人才,人才的創新是決定我們創新能否成功的最核心要素。正基于此,愛佑打造了一個全方位、全行業、全鏈條的平臺,通過賦能社和“愛佑益+”支持計劃,覆蓋公益組織全生命周期,希望把行業內的人才和行業外的人才、成長發展需求一網打盡。截至2018年6月底,“愛佑益+”項目已資助機構達118家,覆蓋8個公益大類97個子領域,而賦能社的培養覆蓋了超過350家機構的3200余人次,全方位賦能中國公益生態。除了組織以外,愛佑還支持人才的社會創新。2017年,愛佑首次發起“愛佑創新公益領袖支持計劃”,資助金額為100萬元。“愛佑創新公益領袖支持計劃”也是“愛佑益+”項目的五大資助產品之一,聚焦在公益創新實踐上的人支持計劃。該計劃著眼于利用創新的方式、產品、工具等,讓已經有潛力大規模解決關鍵社會問題的公益實踐者,通過支持計劃激勵卓越公益創新者。

王兵理事長曾指出,“公益創投的效果讓我們意識到社會創新并不是獨立存在,而是由各種資源發生連接和化學反應,社會創新需要不斷地分享和連接,依靠跨界的溢出效應,不斷催化新形式,由此產生的結果將令中國公益充滿活力。”

慈善管家:打造一站式解決方案

資本與技術的結合是現代世界發展的引擎,是推動社會創新與進步的重要力量,也必將成為推動慈善事業轉型升級不可或缺的要素。當慈善成為越來越多財富人士的切身需求,如何為企業家群體達成他們回饋社會的心愿,全方位地幫助這個群體實現財富和精神的傳承?愛佑為此提出“讓公益成為每個人的生活方式”。

企業家群體有著回饋社會和解決社會問題的熱忱和愿望,如何創造性地解決企業家們關心的社會問題?如何讓企業家對慈善的參與超越簡單的源于偶發事件的同情與感動,助力企業家們傳揚美德達善社會?為此愛佑基于對企業家群體需求的了解,推出了慈善管家服務平臺。愛佑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慈善管家將致力于幫助企業家及其家族制定全面多維的綜合解決方案,其中包括慈善咨詢、方案設計、資產管理、傳承永續、影響力投資、國際交流平臺以及慈善項目設計管理等重要領域。發力的重點方向是一切以捐贈人的核心需求為導向,制定出以國際化思維標準的運作模式和本土團隊的整合方案,并將選用‘公益+金融’的創新模式作為落地工具。”

《中華人民共和國慈善法》自2016年9月1日實施以來近兩年,其對慈善信托發展的促進效果顯著。社科院近期發布的《慈善藍皮書:中國慈善發展報告(2018)》顯示,2017年我國社會捐贈總量預估約為1558億元,繼續保持增勢。據全國慈善信息公開平臺數據顯示,截至目前,已經有91項慈善信托備案,信托財產總規模約為9.96億元。在國外業已成熟的公益慈善信托,得益于外部制度保障與自身設計優勢,呈現了蓬勃發展的態勢,交出了一份“亮麗的成績單”。

洛克菲勒基金會在十多年前 就 提出了影響力投資( Impact Investing)這一概念,影響力投資指的是兼顧商業回報、社會效益和(或)環境效益的投資行為。由于影響力投資既致力于創造正面社會效應,也鼓勵傳統意義上的財務回報,可以說同時滿足公益和商業領域的訴求,故而在洛克菲勒基金會提出這個概念10多年以來越來越受到追捧。很多美國的慈善家族也逐漸開始將影響力投資納入自己的慈善戰略。

從愛佑與家族企業的溝通來看,當下國內家族企業慈善戰略的制訂過程面臨的焦點問題是:家族企業要做慈善,也要支持自己家族產業,更要以商業的方式從事慈善事業。既要確保家族企業的傳承,也要實現慈善基金的傳承,因此需要有切實可行的金融工具來實現這樣的家族需求。

在經濟全球化時代,家族財富傳承的需求正在呈現爆發式增長,而影響力投資和慈善戰略是相輔相成的。它不但給家族帶來商業和社會效益的雙重回報,同時也能幫助社會進行更好的資源連接,打造更大的慈善效應。愛佑慈善管家致力于成為一個完善的財產管理載體和家族慈善平臺。

新刊推薦 更多

江西多乐彩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