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組織“股權捐贈”任重而道遠

編輯:曾祥霞日期:2018-09-10

美國著名學者阿瑟·奧肯曾經提出:“市場經濟追求的是更高的效率,而在這種模式下幾乎無法避免發生不平等現象。如果要想一個社會和諧穩定的發展,就必須在經濟社會中建立人道主義思想,通過一種更加美好的方式來實現資源的傾斜,幫助困難者。” 慈善便以“第三次分配”的形式出現。同時,慈善是具有普世價值的情懷,是通過利他來實現自我完善的途徑,并且慈善也與商業密切結合,促進行業進步和社會的發展。香港富豪中首屈一指的慈善家邵逸夫曾經說過:“一個企業家最高的境界是慈善家。”這一句話將企業家們心中經常感到困惑的“舍與得”,“施與受” 詮釋得淋漓盡致。放眼國內外,越來越多的富豪尤其是超級富豪開始篤信新的財富觀念“財富取之于民眾,應回到民眾”,這也是為什么越來越多的企業家越來越關注公益事業的原因。在這樣的情況下,慈善基金會作為一種新型的社會組織,不僅能更好地調動民間潛在慈善資源,還能間接地使企業家實現財富的終極歸屬。

“雙受托人”模式的優勢

作為現代公益慈善事業中最重要的兩種機制,慈善基金會和慈善信托不僅在解決貧富差距問題有著顯著的成效,在家族財富傳承中也具有非常獨特的意義和價值。慈善基金會是利用個人或組織捐贈的資產從事公益活動的民間非營利組織,具有非營利組織的民間性、非營利性、自愿性等基本特征。依據《慈善法》第四十四條,慈善信托屬于公益信托,是指委托人基于慈善目的,依法將其財產委托給受托人,由受托人按照委托人意愿以受托人名義進行管理和處分,并開展慈善活動的行為。

事實上,兩者在制度淵源、法律路徑、資金籌集方式、財產所有權和獨立性、財產保值增值能力等方面存在著比較大的區別。總體而言,慈善基金會的設立與運行成本比較高,需要專職人員、辦公地點等,與其法人形式相匹配,機構運作也可以長期存在,更適合開展管理成本較高的社會公益事業,能夠更有效率地完成偏大規模的慈善任務。在捐贈協議中也可以約定具體的慈善目標,甚至設計相關的慈善項目。慈善信托則在公益財產獨立性、公益財產多元化、公益資金渠道多樣化、機制規范管理透明運作、公益財產保值增值等方面具有諸多優勢。另外,慈善信托還可以采取長期甚至永續的方式進行慈善活動,也可用少量資產資助短期的慈善活動,慈善目標的實現更為直接和高效。作為新興的慈善方式,慈善信托更好地反映了委托人的意愿,可以更好地有針對性地解決慈善機構發展過程中的各種問題,帶動慈善事業的透明化、高效化發展。對于積累了大量社會財富的企業家族來說,慈善信托在他們的家族財富管理中,可以更高效地“發善心、行善舉”。實務中,信托公司可與慈善基金會合作構成“雙受托人”模式。實現兩者專業化分工,相互配合和促進,共同推動慈善信托的發展。如此可以充分發揮家族慈善基金會的資本優勢和慈善信托的靈活性,更好地將家族財富轉化為社會價值,該模式也將成為慈善創新的有力推動者。

隨著財富構成的多元化,無形資產也成為很多財富人群資產格局中的重要組成部分,純粹的現金捐贈已經不能滿足慈善需求。2016年9月實施的《慈善法》拓寬了捐贈渠道,將不動產、有價證券、保險以及名貴收藏品等都納入進來,股權作為無形有價的資產也被列入可捐贈范圍,使得股權捐贈有了法律依據。然而,由于后續的配套政策法規尚處于建立和完善階段,股權捐贈相關問題,例如相關稅務問題、捐贈后如何使用的問題、如何發揮股權的最大效益等,都面臨著新的挑戰。

老牛基金會的股權捐贈

早在2004年底,牛根生及其家人便在內蒙古呼和浩特成立了老牛基金會,牛根生家族陸續向該基金會捐贈資產,然而由于當時法律限制,牛根生無法立即完成其承諾的股捐。據悉,牛根生家族境內所持內蒙古蒙牛乳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股權按照當時相關法律,以每年25%的比例轉入老牛基金會,于2010年7月捐贈完畢;而境外蒙牛公司的股權,則是以公益信托的方式完成捐贈。彼時牛根生先生擁有蒙牛股權為2.635億股,捐出的蒙牛乳業資產市值超過50億港元。牛根生將境內和境外的股權捐贈給老牛基金會,在國內開創了利用慈善基金會傳承家族財富的先河。同時牛根生也是國內最早把境外上市公司的股權捐贈裝進慈善信托的人。該境外信托是一項不可撤銷信托,信托的受益方除了老牛基金會外,還包括中國紅十字會、中國扶貧基金會、壹基金、大自然保護協會、內蒙古慈善總會等公益慈善組織。同時,受益方還包括了唯一非慈善受益方,即牛根生及其家人,他們將根據牛根生簽署的相關捐贈文件約定得到捐出的蒙牛股份股息的約三分之一。

因此股權捐贈的挑戰首先來源于我國慈善制度的缺位和滯后,很多中國企業家會選擇在境外設立公益信托的方式完成股權捐贈的承諾,主要出于以下四個方面的考慮:第一,境外公益信托制度更為成熟和發達;第二,可以避免內地機構接收境外資產產生的諸多稅項及繁瑣程序;第三,在稅務方面,為公益目的而設立的公益信托可享有稅收優惠;最后,設立公益信托,允許捐贈人獲取一定比例的信托收益,以維持自身和家族的生活。

河仁基金會:中國股權第一捐

2009年4月,曹德旺正式向民政部遞交股票捐贈申請書。然而按照當時《基金會管理條例》規定,非公募基金會的原始基金必須為到賬貨幣資金。因此以金融資產(股票)形式成立慈善基金會面臨障礙。后來幾經周折,才于同年10月,財政部發布了《關于企業公益性捐贈股權有關財務問題的通知》規定:由自然人、非國有的法人及其他經濟組織投資控股的企業,依法履行內部決策程序,由投資者審議決定后,其持有的股權可以用于公益性捐贈。

由此,股捐大門正式開啟。2011年5月5日,在河仁慈善基金會成立大會上,曹德旺先生與妻子陳鳳英女士,正式宣布向河仁慈善基金會捐贈所持有的福耀玻璃股份有限公司3億股股票。歷經兩年多的努力,“中國股權第一捐”終告成功。但是依據2010年公布的財稅【2010】45號《關于公益股權捐贈企業所得稅政策問題的通知》,企業捐贈股權視同轉讓股權,并應按照股權的公允價(市場評估價值)確定轉讓收入額,而捐贈人需要就股權增值部分繳納所得稅,這就造成了以35億股權設立河仁慈善基金會的福建富豪曹德旺需要繳稅5億多人民幣的困局。因此,股權捐贈的第二個挑戰在于財政稅收優惠政策不清晰。

稅收優惠政策還有待清晰化

2016年9月頒布的《慈善法》填補了用股權做慈善的立法空白,但是對配套的稅收優惠則依然模糊。2016年春,財稅【2016】45號文《關于公益股權捐贈企業所得稅政策問題的通知》發布,股權捐贈的稅收優惠終于出臺。如此不但從稅收政策上明確了股權捐贈問題,也徹底改變了股權捐贈領域稅務沉重的歷史,企業可以更輕松地投入到慈善事業。依據該文和《企業所得稅法》(2017年修正案)第九條規定,企業發生的公益性捐贈支出,在年度利潤總額12%以內的部分,準予在計算應納稅所得額時扣除;超過年度利潤總額12%的部分,準予結轉以后三年內在計算應納稅所得額時扣除。這就表示捐贈股權以其取得時的歷史成本計價,以年度利潤總額12%為參數,股權捐贈額可以在當年或者以后的三年內在計算應納稅所得額時扣除。股權捐贈額根據股權取得時的歷史成本確定,這解決了股權捐贈中的股權價值評估難題。

這里股權既包括非上市公司的股權,也包括了上市公司的股票,然而對于兩者的公允價值評估依然存在著難題。非上市公司股權的價值評估的難處在于某些公司的股權很難評估出客觀市場價值,比如輕資產的設計、科技類公司,確定客觀真實的市場價值并不容易;上市公司股權評估的難處在于公司股權的價值會受到股票市場價格波動的影響。

而依據45號文,捐贈股權以取得時的歷史成本計算,指的是股權或者股票買入時候的交易價格及合理的稅費,以這樣的標準核定上市公司股票或者非上市公司股權價值都變得簡便快捷,操作性強。不過也存在一個問題,如果所捐贈的股權之前是通過無償贈與的方式取得的,那么其歷史成本又該如何計算?如果計算為零,則捐贈企業無法獲得稅收優惠,有失公允。然而,當企業獲得股權后如果增值幅度比較大,而捐贈時候仍然以獲得時候的歷史成本計價則導致得到的稅收優惠非常有限,會打擊企業捐贈股權的積極性。如果捐贈股權取得時候的歷史成本高于現在的公允價值(市場價值),企業要把該部分已經貶值的股權捐贈給慈善組織,那么慈善基金會又該如何應對?由此可見,稅收優惠政策還有待清晰化。完善的稅法制度是慈善基金會健康發展的重要助推器。

新刊推薦 更多

江西多乐彩老走势图